<output id="77hvv"><big id="77hvv"></big></output>
<p id="77hvv"></p>
<address id="77hvv"></address>

<noframes id="77hvv"><listing id="77hvv"><nobr id="77hvv"></nobr></listing>

<noframes id="77hvv"><dfn id="77hvv"><rp id="77hvv"></rp></dfn>

<delect id="77hvv"></delect>

    <video id="77hvv"><progress id="77hvv"><nobr id="77hvv"></nobr></progress></video>

      高端伺服與電源技術解決方案和優質產品的提供商
      全國咨詢熱線:029-81153243

      通信用高頻開關電源技術的發展

      發布時間:2022-05-06 11:11:22 人氣:5

             通信用高頻開關電源向集成化、小型化是未來發展的主要趨勢,功率密度將越來越大,對工藝的要求也會越來越高。目前,通信用高頻開關電源技術的發展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變換器拓撲、建模與仿真、數字化控制及磁集成。

             1.變換器拓撲

             近年來,軟開關技術、功率因數校正技術及多電平技術是變換器拓撲方面的熱點。采用軟開關技術可以有效的降低通信用高頻開關電源損耗和開關應力,有助于變換器效率的提高;采用PFC技術可以提高AC/DC變換器的輸入功率因數,減少對電網的諧波污染;多電平技術主要應用在通信電源三相輸入變換器中,可以有效降低開關管的電壓應力。同時由于輸入電壓高,采用適當的軟開關技術以降低開關損耗,是多電平技術將來的重要研究方向。

             為了降低變換器的體積,需要提高開關頻率而實現高的功率密度,使用較小尺寸的磁性材料及被動元件,但是提高頻率將使MOSFET的開關損耗與驅動損耗大幅度增加,而軟開關技術的應用可以降低開關損耗。目前的通信電源工程應用最為廣泛的是有源鉗位ZVS技術、ZVS移相全橋技術及同步整流技術。

             有源箝位技術歷經三代:第一代的有源箝位ZVS技術,將DC/DC的工作頻率提高到1MHZ,功率密度接近200W/in3,然而其轉換效率未超過90%。第二代的有源箝位技術,采用P溝道MOSFET,并在變壓器二次側用于forward電路拓撲的有源箝位,這使產品成本減低很多。但這種方法形成的MOSFET的零電壓開關(ZVS)邊界條件較窄,而且PMOS工作頻率也不理想。第三代有源箝位技術,在第二代有源箝位的基礎上將磁芯復位時釋放出的能量轉送至負載,所以實現了更高的轉換效率。它共有三個電路方案:其中一個方案可以采用N溝MOSFET,因而工作頻率可以更高,采用該技術可以將ZVS軟開關、同步整流技術都結合在一起,因而其實現了高達92%的效率及250W/in3以上的功率密度。

             ZVS移相全橋軟開關技術技術在MOSFET的開關速度不太理想時,對變換器效率的提升起了很大作用,但其缺點也不少。第一個缺點是增加一個諧振電感,其導致一定的體積與損耗,并且諧振電感的電氣參數需要保持一致性,這在制造過程中是比較難控制的;第二個缺點是丟失了有效的占空比。此外,由于同步整流更便于提高變換器的效率,而移相全橋對二次側同步整流的控制效果并不理想。最初的PWMZVS移相全橋控制器,UC3875/9及UCC3895僅控制初級,需另加邏輯電路以提供準確的次極同步整流控制信號。現在的移相全橋PWM控制器如LTC1922/1、LTC3722-1/-2,雖然已增加二次側同步整流控制信號,但仍不能有效地達到二次側的ZVS/ZCS同步整流,但可以有效地提高變換器效率。LTC3722-1/-2可以減小諧振電感的電感量,這不僅降低了諧振電感的體積及其損耗,占空比的丟失也所改進。

             同步整流包括自驅動與外部驅動。自驅動同步整流方法簡單易行,但是次級電壓波形容易受到變壓器漏感等諸多因素的影響,造成批量生產時可靠性較低而較少應用于實際產品中。對于12V以上至20V左右輸出電壓的變換則多采用專門的外部驅動IC,這樣可以達到較好的電氣性能與更高的可靠性。

      1. 建模與仿真

             開關型變換器主要有小信號與大信號分析兩種建模方法。

             小信號分析法:主要是狀態空間平均法,可以說這是電力電子學領域建模分析的第一個真正意義的重大突破。后來出現的如電流注入等效電路法、等效受控源法、三端開關器件法等均屬于電路平均法的范疇。平均法的缺點是明顯的,對信號進行了平均處理而不能有效地進行紋波分析;不能準確地進行穩定性分析;對諧振類變換器可能不大適合;關鍵的一點是,平均法所得出的模型與開關頻率無關,且適用條件是電路中的電感電容等產生的自然頻率必須要遠低于開關頻率,準確性才會較高。

             大信號分析法:有解析法,相平面法,大信號等效電路模型法,開關信號流法,n次諧波三端口模型法,KBM法及通用平均法、等效小參量信號分析法。

             建模的目的是為了仿真,繼而進行穩定性分析。近30年來,在開關電源的平均SPICE模型的建模方面,許多學者都建立了各種各樣的模型理論,從而形成了各種SPICE模型。這些模型各有所長,比較有代表性的有:Dr.SamBenYaakov的開關電感模型;Dr.RayRidley的模型;基于Dr.VatcheVorperian的Orcad9.1的開關電源平均Pspice模型;基于StevenSandler的ICAP4的開關電源平均Isspice模型;基于Dr.VincentG.Bello的Cadence的開關電源平均模型等等。在使用這些模型的基礎上,結合變換器的主要參數進行宏模型的構建,并利用所建模型構成的DC/DC變換器在專業的電路仿真軟件(Matlab、Pspice等)平臺上進行直流分析、小信號分析以及閉環大信號瞬態分析。

      1. 數字化控制

             數字化的簡單應用主要是保護與監控電路,以及與系統的通信,目前已大量地應用于通信用高頻開關電源中。其可以取代很多模擬電路,完成電源的起動、輸入與輸出的過、欠壓保護、輸出的過流與短路保護,及過熱保護等,通過特定的介面電路,也能完成與系統間的通訊與顯示。

             數字化的更先進應用包含不但實現完善的保護與監控功能,也能輸出PWM波,通過驅動電路控制功率開關器件,并實現閉環控制功能。現階段通信電源的數字化主要采取模擬與數字相結合的形式,PWM部分仍然采用專門的模擬芯片,而DSP芯片主要參與占空比控制,和頻率設置、輸出電壓的調節及保護與監控等功能。

            數字控制可以提高系統的靈活性,提供更好的通信介面、故障診斷能力、及抗干擾能力。但是,在精密的通信電源中,控制精度、參數漂移、電流檢測與均流,及控制延遲等因素將是需要急待解決的實際問題。

      1. 磁集

             隨著開關頻率的提高,開關變換器的體積隨之減少,功率密度也得到大幅提升,但開關損耗將隨之增加,并且將使用更多的磁性器件,因而占據更多的空間。

      自1995年至今,美國電力電子系統并中心(CPES)對磁性器件集成作了很多的研究工作,使用耦合電感的概念對多相BUCK電感集成做了深入研究,且應用于各種不同類型的變換器中。

             常規的磁性元件設計方法極其繁瑣且需要從不同的角度來考慮,如磁心的大小選擇,材質與繞組的確定,及鐵損和銅損的*估等。但是磁集成技術除此之外,還必須考慮磁通不平衡的問題,因為磁通分布在鐵心的每一部分其等效總磁通量是不同的,有些部分可能會提前飽和。因此,磁性器件集成的分析與研究將會更加復雜與困難。但是,其所帶來的高功率密度的優勢,必是將來通信用高頻開關電源的一大發展趨勢。

      1. 制造工藝

             通信用高頻開關電源的制造工藝相當復雜,并且直接影響到電源系統的電氣功能、電磁兼容性及可靠性,而可靠性是通信電源的首要指標。生產制造過程中完備的檢測手段,齊全的工藝監控點與防靜電等措施的采用在很大程度上延續了產品最佳的設計性能,而SMD貼片器件的廣泛使用將可以大大提高焊接的可靠性。歐美國家從2006年起對電子產品要求無鉛工藝,這對通信電源中器件的選用及生產制造過程的控制提出更高、更嚴格的要求。

             目前最為吸引的技術是美國電力電子系統中心(CPEC)在近幾年提出的電力電子集成模塊(IPEM)的概念,俗稱“積木”。采用先進的封裝技術而降低寄生因素以改進電路中的電壓振鈴與效率,將驅動電路與功率器件集成在一起以提高驅動的速度因而降低開關損耗。電力電子集成技術不僅能夠改進瞬態電壓的調節,也能改進功率密度與系統的效率。但是,這樣的集成模塊目前存在許多挑戰,主要是被動與主動器件的集成方式,并且較難達到最佳的熱設計。


      在線客服
      聯系方式

      熱線電話

      17702908956

      上班時間

      周一到周五

      公司電話

      029-81153243

      中文字幕乱码一区二区三区,日韩a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加勒比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岛国无码a∨一区二区